s8app下载网

2021年2月9日

诗曰: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

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

远远地一声闷雷响过,天际那云影变幻莫测。

如重重雾云之后,藏匿着躁动咆哮的苍龙,穿梭腾跃,舞爪张牙。

周天水站在廊下,隐约听见里头两个人说话,也依稀能听到云鬟的声音。

才退出那会儿,她曾忍不住扒在门口偷看了一眼,谁知却见赵黼拥着人,正俯首,唇齿交缠。

她只能看见云鬟的半面眉眼儿,双眸半闭,长睫微抖。

周天水乍然见了这一幕,心惊魂动,却本能地忙后退出去。

定了定神,才怀疑赵黼是不是真的动了粗,正想再入内,转念却又迟疑停住。

只悄然闪身再去扫了会子,两人却仿佛又低低地在说话,并没有太过“剑拔弩张”似的。

天水虽忧心,可见这般情形,且云鬟先前已吩咐她出外,此刻又并未呼唤,倒也罢了。

夏日清爽干净的妹子

退后数步,看着那风云变幻的空际,周天水轻叹。

她因出身非同一般,故而也并不似这世间其他的女孩子一样,从小的心性,见识,行事,能为等等,甚至都绝胜这世间多半的男儿。

因从来跟在白樘身边,又是八卫之一,这多年来不知见识过多少异样出色之人,领略过多少绮情诡怪的离奇之事。

可却从未见过似崔云鬟这般的人物,更没见过如崔云鬟跟赵黼之间的这种诡异□□。

这两个人之间,若有情若无情,若无情若深情。

一半恩深,一半纠葛,纠缠入骨,就算身为局外之人,竟都难以分清辨明。

周天水皱着眉心,想了半晌,却又轻轻叹了口气,心道:“幸而我跟巽风哥哥并非这般。”

因想到巽风,心思不免有些飘忽起来,越发忽略了里头的些许响动。

正嘴角轻勾,耳畔又一声闷雷滚过,廊下有一阵略带些雨腥的凉风掠过。

周天水竟而抬头,才发现居然落下雨来,刷拉拉,如同春蚕啃噬桑叶的声响,脊背上嗖地有些发麻。

因方才意乱情迷,这会儿忙凝神又听里间,却觉悄然静默。

周天水想到方才赵黼那骄横之态,心中又担心起来,迟疑忖度:“若真动了手,我兴许会吃亏,哎呀!我本该叫人去请四爷来的……”

忽然又想:“不成,四爷最恨人公私不分,这又是在部里,倘若让四爷知道这种□□纠缠,只怕不喜。可惜巽风哥哥竟不在部里。”

正咋舌思量,脚下挪动,便要先去看一眼里头的情形如何。

心念一动之间,蓦地便看见廊下来了数人,当中一位,赫然竟正是白樘。

白樘身边儿陪着的那个,却是太子殿下赵庄。两人身后跟着浮生离火,还有赵庄的几名随侍。

不期然见这浩浩荡荡地一堆人出现,天水又是错愕又则凌乱,目瞪口呆,暗暗叫苦。

这会儿白樘早看见了她,且又当着太子的面儿,再要进内已经晚了。

又不知里间儿到底怎么样了,便先咳嗽了声。

眼见那些人越来越近,天水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两步,行礼道:“参见太子殿下,四爷。”

白樘道:“你如何在这里?”

天水道:“有些事来寻谢主事。”

白樘道:“那怎么竟在外间?”

天水咽了口唾沫,尚未编出借口,白樘瞥她一眼,回头对赵庄做了个“请”的手势。

天水忙道:“四爷!”

赵庄虽不知周天水的身份,但见如此称呼白樘,也猜的出来,只是又瞧她居然站在门外不进,赵庄心里便有些疑惑。

只是白樘已经举手示意,赵庄只得笑道:“尚书不必客气,请。”

两人来至门口,迈步而入。

剩下几个站在外面,浮生疑惑地看着天水,低低问道:“怎么了,你在这里当什么拦路虎似的?”

天水不知如何作答,兀自提心吊胆。

这会儿白樘跟赵庄早已经进门去了,天水壮胆跟着走了过去,往内一看,顿时怔住。

浮生因好奇,也探头看了一眼,然后越发奇怪地看了天水一眼,道:“还当是怎么了呢,原来……”

原来此刻里间儿,是赵黼坐在椅子上,见白樘跟赵庄进门,才起身道:“父王如何来了?”

又对白樘道:“尚书大人,给您请安了。”口吻却有些揶揄之意。

白樘举手,不动声色道:“不敢当,我原本竟不知殿下来了部里。不知……是有何事?”

赵黼道:“都是些私事,尚书可想听么?”

目光相对,白樘看出这青年眼中透出的不逊之色,隐隐仿佛还带些挑衅之意。

赵庄手拢在唇边:“黼儿,如何这般跟尚书说话?”

赵黼见他开口,才道:“我不过是怕尚书大人心疑、为他着想罢了。”

白樘环顾周遭,淡淡道:“谢主事呢?”

原来此刻室内,竟不见云鬟的身影。

赵黼见他竟不接腔,又听他问云鬟,虽是自然,却不受用。

才要再说,就听里头道:“下官在。”

却是云鬟自内转了出来,手自颈间一掠放低。

云鬟却始终垂着头,上前向着两人分别见礼,道:“不知殿下跟尚书亲临,多有怠慢,还请恕罪。”

原来她竟已将官服换下,此刻着石青色的常服。

白樘扫了一眼,不动声色道:“太子殿下特来寻你,我因陪他前来。”又道:“先前白少丞请你同去查案,是有什么意外么?”

云鬟道:“不曾有意外。”

白樘道:“那为何受伤了?”

云鬟微微震动。

原来云鬟自从露面,就始终深深地低着头,貌似恭敬,实则避藏,但如何能瞒过白樘的眼。

云鬟停了停,道:“是不留神磕碰了,其实并无大碍。”

白樘面不改色,也并不追问,只转头对赵庄道:“殿下既然有事,且听自同谢主事相谈,我便先不打扰了。”

赵庄正也惊疑交加地打量着云鬟,闻言忙道:“有劳尚书百忙之中相陪,且请自便。”

白樘又对赵黼道:“殿下请了。”

赵黼目光沉沉,心底的话几番涌动,终于只道:“尚书大人请。”

白樘去后,门口上离火浮生、天水等自然也跟随而去。

赵庄兀自走到门边看了眼,见着实去了,才退回来,又低头瞧了云鬟一会儿,道:“这是怎么的?”

原来方才白樘一说,赵庄才也留心发现,云鬟的唇竟破损了,看着伤痕甚是新鲜,虽伤口不大,这说话的功夫,已经涌出了一滴血珠。

云鬟道:“殿下勿惊,是磕碰了而已。”

赵庄张了张口,却不说话,只回头瞪向赵黼,竟问道:“你说呢,果然是碰坏了的?”

赵黼瞪着云鬟,眸色越深,竟道:“我干的。”

赵庄本已经猜到几分,没想到赵黼竟一口承认,顿时瞠目结舌。

赵黼偏偏又语带嘲讽似的,对云鬟道:“你再藏着又怎么样,难道白樘看不出来?他只是不说破罢了。”

云鬟也没料到他竟当着赵庄的面儿认了,听了这句,仍是默然不语。

赵庄却怒道:“闭嘴!你这逆子还不住口,是要气死我么?”

赵黼看出他动了真怒,这才不敢吱声,忙道:“父王息怒,我不说了就是了。”

赵庄却是余怒未消,恼道:“我知道你匆匆出府,大约是要坏事,没想到竟是不知分寸到此等地步……把人伤了不说,还是这般毫无愧疚的可恶语气。且你既然知道白尚书看出来了,却仍丝毫地悔对之心都没有?还敢在这里夸夸其谈?”

赵黼哪敢还嘴,低头道:“父王说的是。”

赵庄见他恭敬应承,才勉强忍住,咬牙道:“罢了,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府后再教训你。”

又看向云鬟,却见她定定地看着自己,唇上的一点伤,显得有几分可怜。

赵庄甚是怜惜,回头对赵黼道:“你且先出去。”

赵黼道:“有什么还要避着我?”

赵庄恨恨道:“出去!”

赵黼瞥了云鬟一眼,只得慢慢走了出去,却仍贴在门口上偷听。

却听赵庄道:“到里间说话。”

两人踱步入内,任凭赵黼耳目过人,却也听不分明,当下在外暗自嗟叹。

且说赵庄同云鬟进内,道:“你受委屈了,等回了府里,少不得还要教训他。”

云鬟怔了怔,口吻淡然道:“多谢殿下,只是……并不必的。”

赵庄试着解释,道:“其实……你跟黼儿也不是头一遭认得,他的为人如何,你是知道的。只是有时候性情太急躁了些。先前他匆匆地跑回去问我畅音阁里听《玉簪记》那一件儿,大概是不知从哪里听了些风言风语回来,你可不要放在心上。”

云鬟不知该如何答复,只是垂着头:“殿下言重了,我并不敢责怪什么。”

赵庄停了停,望着她,眼神甚是柔和,竟说道:“我是知道的,你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云鬟听他语气甚是温和,手略动了动,虽无言语,也甚少表情,眼圈儿却些许泛红。

赵庄心中本还有话要说,但一来这是在刑部……并非闲话的地方,二来,时机却也不对,因此道:“好了,我也该去了……以后再说。”

赵庄起身欲走,身后云鬟道:“殿下。”

赵庄止步,云鬟心底万般言语,最终只叮嘱道:“太子殿下务必……务必……珍重。”

赵庄本正不知她要说什么,谁知却是这句,便笑道:“知道了。”

忽地又低低道:“尚书方才见了我,并无异样,你难道并未将那件事告诉他?”

云鬟缓缓地摇了摇头。

赵庄长叹了声,道:“好孩子,你的心意我是知道了,只不过,黼儿那浑小子只怕不知呢……”

云鬟面色微变,问道:“殿下,可将此事告诉皇太孙了?”

赵庄道:“先前他回府问起你为何前往,我只说是为杜云鹤,并没说别的,是以他不知道。”

两个人目光对上,云鬟道:“这件事……不好对他提起。”这一句,声音希微,似有若无。

赵庄微怔,端详着云鬟,却见她目光安宁明澈,却似看透一切。

赵庄心头一刺,脱口欲问,又急急忍住不语,欲细看云鬟之时,她却已经又垂下眼皮,端然冷静,不动不言。

末了,赵庄只道:“好。”虽如此,仍无端有些心慌,默然片刻,便问:“但是你瞒着白尚书,可使得?”

云鬟轻声道:“已经不碍事了。”

赵庄不知这是何意,云鬟却已压下此节:“既如此,我相送殿下。”

门外,赵黼因听不见他们说什么,又是焦心,又且不满。

蓦地见赵庄出来,却不敢造次,只是垂头。

赵庄瞥着道:“浑小子……”

走开几步,赵黼却未跟上,赵庄回头道:“站着做什么,还不走?”

赵黼道:“父王,我想……”

赵庄道:“你又怎么样?”赵黼肩头一沉,只得乖乖听命。

父子两人去后,云鬟后退一步,坐在椅子上。

呆了半晌,忙伸手在胸前探了探,摸到那硌手之物,才又松了口气。

外头雨声渐响,却已经是散值的时候了,因阴天,又黄昏,屋内光线格外暗淡。

云鬟复起身,回到桌子后,见砚台里仍有残墨,便取了一张纸,端详片刻,飞快地写罢,盖了字章,仔细折起。

又入内,将原先换下的官袍卷了,系了个小包袱拎了出来。

正要出门,门口人影一晃,云鬟抬头,却见来的乃是巽风。

巽风见她果然仍在,便走到跟前儿:“你如何竟要递辞呈?”

云鬟道:“可是天水告诉你的么?其实没什么,不过是我受不住这刑部的辛苦、萌生退意罢了。”

巽风道:“天水问过阿泽,说是一早儿尚书就叫了你去,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云鬟道:“真个儿并没什么。”

她往外将走,巽风转头道:“那你想怎么样,辞官后如何,难道,就嫁入太子府么?”

云鬟一怔,巽风盯着她唇上的伤处:“莫非,你真的喜欢了皇太孙?”

云鬟不答,迈步仍要自去,手臂一紧,却被巽风握住:“是不是他又逼迫你什么?”

云鬟道:“你放心,没有谁逼迫我,辞官是我自己心甘情愿做的决定。”

巽风道:“这话我并不信。”

云鬟正色道:“不管你信不信,这都是真之又真的,我去意已决,以后……各自珍重了。”向着巽风点了点头,举手将他的手按落。

巽风见她如此冷静超然,貌似无情一般,心中说不出的滋味。

冲口竟道:“或者,是因为晏王成了太子,将来你便也会是大舜的……若真是如此,倒也是好,我还是该恭喜你了。”

云鬟停了停,终于道:“多谢。”仍头也不回地去了。

见她身影消失眼前,巽风才醒悟过来,忙追了出去。

正欲追上解释,旁边有人叹了口气,道:“巽风哥哥,好个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就算你是激将法儿,也不该说出这句话来呀,忒也伤人。”

原来先前巽风来时,周天水是

作者有话要说:陪着的,只未进门,方才两人在内言语,她都听得一清二楚。

巽风后悔不迭,叹道:“我果然是糊涂太甚。”

天水悄然拉住他的手,宽慰道:“罢了,也不必过于自责,难道不知她的性子么?面上冷,心里却是最明白通透,很明白你是有口无心、为她着急而已。”

话说这夜,云鬟回到府中,也不吃晚饭,洗了澡后,便对晓晴道:“今晚你睡自己房里就是,我不用人伺候。”

:
Previous Post
«
Next Post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svfx.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svfx.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