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呆用杂草打成了草绳把野鸡拴在了一起,倒拎着腿,“我待会儿就跟吴斗去镇子上把野鸡卖了,我听说一般人家娶媳妇要二两银子,卖野鸡的钱太少了,明天我去打一只野猪回来,听说一头野猪就要一两银子呢!”

“你……”桑果欲言又止。

“怎么了?”男子回眸浅笑,“还要准备什么吗?”

桑果笑笑,“不用了,早去早回。”

临近天黑时,阿呆满脸喜色的回来了,桑果因为担心他,是担心他身上的伤,还是担心他拿着钱一去不复返,或者是别的什么,她也说不清,看到阿呆回来的那一刻,桑果悬着的心也算放下了。

之后的几天,桑果来岩洞都没能见到阿呆,听他说要去打野猪,不会真的去了吧,他仗着身体底子好也不能这么瞎折腾啊,都说了桑陶氏现在巴不得她早点嫁出去,就差说不要聘礼白送了,可阿呆却坚持要给她二两银子的聘礼,这个男人真是的。

明知道成亲是假的,感情也是假的,但这份感动却是真的,热乎的暖着她的心。

阿呆果真是说到做到,进了深山老林蹲了两天才打到一只野猪,加上之前打野鸡卖的钱,总算是凑够了二两银子,虽然在他看来银子赚的太慢,可要知道二两银子是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还要多呢。

“这些银子够了吧?”阿呆看着正在给他炖兔肉的桑果,为了给他变着花样的做吃的,桑果偷偷的把家里不用的小铁锅拿了出来,酱油和醋不好拿,她只带了些盐出来,不过这就够了,对于好的厨子来说,一把盐足以。

“够了,足够了,都说了五只野鸡都比我值钱!”桑果自嘲的笑了笑,“明天你去我家里提亲吧,我爷爷好像也会来,到时候就不是我二娘一方独大,事情也更好办些。”

“好!”阿呆喝着鲜美的兔肉汤,忽然觉得如果就这样也挺好。

第二天一早,桑陶氏还在喋喋不休的劝说桑果嫁给陶大虎,而桑果则充耳不闻,说的烦了,顶多说一句“让我再想想”的托词,之后继续往灶台里填火。

清纯少女别样美

“桑果,桑果!”一阵熟悉的叫门声传来。

桑陶氏说的吐沫星子横飞,光听见大门外面有动静,没有分辨请是谁的声音,不耐烦的道:“你爷可真有意思,一天一趟往家里跑,非要撺掇你嫁给个入了半截土的人,他还能活几年,往后你这日子怎么过,还是大虎好,就比你八岁,往后说不定谁先走呢!”

“枝儿啊,快去开门,在你爷面前好好表现表现!”桑陶氏喊了声在屋内梳妆打扮的桑枝。

桑枝不悦的皱眉,但她心里清楚,桑老头儿和桑家两个大伯认识的人多,交际广,讨好些没坏处的。

沉重的木门打开的前一刻,桑枝像变脸似的换上了笑容,“爷……”话刚到了嘴边,生生的咽了回来,眼前的俊朗男子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公子,你找谁?”

:
Previous Post
«
Next Post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svfx.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svfx.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