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不省心的死孩子!

冯小满气得要拍桌子。她现在完全不能传绯闻, 这对她的人设是致命打击。勤奋向上积极乐观的好学不怠的少女,一个学期就去学校考一趟期末考试,完了不是去学习的,而是去撩官二代的男同学了。这简直就坐实了她绿茶bitch的身份!

冯美丽回家看到女儿皱着眉头的样子, 忍不住担心道:“小满,歇歇吧。要是题目不会做, 别着急, 等明天去学校问老师。”

现在赵老师成天扑在研究所的工作上, 直接在办公室里头支了张行军床, 就不挪窝了。这个时候, 再叨扰赵老师,麻烦人家帮忙补课,实在是不成样子。

冯小满深吸了口气,赶紧关了电脑页面, 笑着表示:“没事儿了,回头我问一下童乐就成。”说着,她拿着石榴回书桌前头了。

她咬牙切齿地剥着石榴皮,然后抓起一把石榴籽就往嘴巴里头嚼,直接将里头的小籽也给吞下肚了。据说这石榴籽可以去胃火, 他现在火气很大。

冯美丽又坐回到电脑前面, 开始自己的网店生意。今年开始,她就觉得生意明显要比去年好很多,来咨询的客人也多了。现在,她一个人常常是跟川川一起协作, 才能把两家网店生意给盯住了。

见女儿还在一边吃石榴,一边看着书,冯美丽偷偷的打开了浏览器。刚才,她进门的时候,看到小满就是盯着电脑,满脸不高兴的。这孩子,铁定有事情瞒住自己。

果不其然,冯美丽在浏览器的历史记录里头发现了那张帖子。

她一开始特别生气,有些小姑娘尖酸刻薄,她也是知道的。以前,她在学校门口摆摊子卖早点跟夜宵时,看着两个小姑娘一起嘀嘀咕咕地说第三个小姑娘的坏话,那话难听的,简直叫人难以相信是从这样花骨朵一样的年纪的孩子嘴巴里头说出来的。

现在,这些话落在她家小满身上,冯美丽气得直发抖。她家小满怎么啦?她家小满,凭自己的能耐考上了省实验中学,她家小满凭自己的能耐被选进了国家队,又拿到了奥运会资格,还进入了决赛。哪个教练哪个领导不说她家小满是个几十年都出不了一个的天才。这些人嘴里头,没一句好话,居然还这样乱说。

冯美丽一条条地往下看,看到有不少人驳斥那个发帖的人,她心里头总算痛快了一些。人心肉长,大家都长着眼睛看着呢。她家小满就是优秀,就是出挑,难不成这还成罪过了!可到了后面,冯美丽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气质美女尽显成熟魅

石凯这孩子她知道,之前赵老师开补习班的时候,这孩子一直过来补课,跟小满还有同乐他们,都挺熟的。几个孩子,初中起就在一起上课。就是现在,石凯还时不时的跟童乐他们一块儿,上家里玩。

冯美丽倒是不知道,这孩子什么时候存了这样的心思,居然想跟她家小满谈朋友了。她一时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小满才多点儿大,他自己又才多点儿大,用老话讲就是毛还没长齐,就想着找媳妇了。

看着女儿还是悻悻不乐的样子,冯美丽心里头千般滋味,无法诉诸于口。看样子,小满也不喜欢那孩子这样说话。国家队是不允许谈恋爱的。人家庞清今年都二十一岁了,也没谈恋爱。小满比她小了整整五岁,这时候传出个小男朋友,对她的形象,多不好啊。

冯美丽皱起了眉头,忍不住感慨,小孩子就是想的事情少,全凭一时冲动,也不想想,会不会给别人惹麻烦。

冯小满翻完了三页书,心里头打定了主意,明天她倒是要看一看,石凯到底哪儿来的胆?坚决不许告白,他要是敢告白试试看。她想来想去,稳妥起见,她应该打个电话给石凯,把事情扼杀在萌芽中。

但是现在她妈已经回来了,这电话一打,就得穿帮。网上联系也不行,这会儿她妈正用着电脑呢。最后冯小满只能编写了一条长长的短信。她琢磨了半天,把上下两辈子的婉转心思全花光了,才勉为其难地整出条语气委婉而态度强硬的信息,大意为现在她所有的时间精力都放在训练跟比赛上头,所以她不想被任何事情打扰。

短信发出去以后,手机久久没有动静。冯小满也不知道,石凯究竟是看到了还是没看到。她一时间心里头有些不是滋味,不管石凯到底是不是被起哄架秧子,但他已经表达出想要告白的意思,自己表示了拒绝,大约这个有些倔强的男孩子,会觉得很不舒服吧。

冯小满叹了口气,丢下手机,准备刷牙洗脸睡觉。人还没有走到卫生间门口,手机就提示有短信。她折回头去看,发现是石凯回复的短信,上面三个字,只有三个字:我知道。冯小满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知道就好,她真的怕石凯当众告白什么的。

她所在的这座城市,高中生的胆子相当不小。上次还有人模仿《金粉世家》上面,金燕西向冷清秋告白的场景,来了一出横幅示爱。结果可好了,主人公一下子就成了红人。

冯小满现在一点儿也不想在这种事情上出风头。她虽然希望通过网络的力量,提高自己自己的知名度,但她毕竟不是娱乐明星,靠流量就能出成绩。她的本职始终还是运动员。她更加希望人们想到她的时候,能够想起她代表的是中国的艺术体操。

在目前的国情下,早恋是不被允许的,甚至可以说是负面典型。她必须得在大众印象中,获得一个比较正面积极的形象。这也是作为公众人物的义务,积极维持自己的人设。

冯小满一时间有些感慨。她虽然重生为十六岁,但她的心比起真正的花季少女却是沧桑的。她没有办法因为英俊的男同学即将对自己告白,而心花怒放或者是心如鹿撞。坦白说,她其实觉得这件事真麻烦。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冯小满只觉得悲哀。残缺的少女时代,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真正补回头。说到底,她还是跌跌撞撞混混沌沌地走到了三十岁,纵然重生,竭尽全力想让自己的人生圆满,也终究会留有遗憾。

冯美丽收拾干净屋子,又统计好了网友下的订单,准备明天打包寄出去。她偷偷地看了眼女儿,见孩子的脸上满是怅然怅然的神色,她心里头不由得一紧。她也年轻过,知道心动的感觉。虽然她当年的心动错了对象,这是她们母女前半生悲剧的起源。但是,心动本身从无过错,那时候的欣喜却是真真切切的。

她希望她的小满,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快快乐乐的小姑娘。

冯美丽摸了摸女儿的脑袋,试探着问她,打算再练几年的艺术体操啊?

母亲的话,将冯小满从怅然的思绪中拽了出来。她笑了一下,扳着手指头算:“应该还要四年吧。等比完北.京奥运会再说。我跟莉莉亚还有贝拉都约好了,我们到时候赛场上见。”

四年的时间过后,那个时候钱苗苗要十八岁了,应该能够担得起国家队里的担子。赫主任跟王部长他们也在积极地挑选好苗子。四年的时间,大概能够发掘出不少新人。这样的话,起码不至于青黄不接。

她一想到艺术体操,就不由自主地将心思全摆在上头了。她琢磨着,要不要跟队里提一提,争取钱苗苗也早点儿去俄罗斯进行训练。这样系统训练越早越好,还比较容易出成绩。趁着钱苗苗没有满十六岁的时候,多在国际大赛少年组中亮亮相。等转为成.人组比赛,裁判缘就会好很多。想必赫主任也愿意整个艺术体操队伍,都能蓬勃向上的发展吧。

她想着想着,就慢慢地睡着了。

冯美丽轻轻的拍着女儿的背,暗自叹气,希望小满平平安安顺顺遂遂地过完这一生吧。

第二天一早,冯小满吃完了她妈给她专门做的豆渣粥后,就去学校了。从她走进校园起,冯小满就觉得一路上碰到的人,看她的眼神,都有点儿怪怪的。

冯小满很想装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慢慢朝自己的班上走。本地市民论坛的学海无涯板块,算是全市高中生颇为关注的论坛。她不用脑子想都能猜到,现在,石凯要跟她告白的事情,大概已经传得众所周知了吧。

众人关注的女主角头疼地捏了下太阳穴,越想越郁闷,该不会有老师来找自己谈话吧。一般情况下发生,男女生恋爱的问题,尤其在男方家境比较好的情况下,在有些老师眼中,天然地就会认为是女方在勾引男生。

昨天那个发帖的楼主不过是在网络上将自己心里话给说了出来。没说出口,但持有相同观点的人,绝对不可能独无仅有。

冯小满一些想到这些,本能的就有些不高兴。再看到站在楼梯口的石凯时,她的眼神就有些不悦。

旁边背着书包往教室走的同学都朝他俩投来暧昧的眼神,还有男生冲着石凯挤眉弄眼,然后笑嘻嘻地看着冯小满。冯小满一个眼刀过去,吓得那男生差点儿没从楼梯上一脚踏空。这眼神简直就跟刀锋一样,硬生生地把人给看得浑身一哆嗦。

男生拍了拍石凯的肩膀,用眼神暗示:兄弟,你自求多福吧。冯小满长得跟个小仙女似的,为啥在学校里却没人追她?因为这姑娘眼角眉梢都流露出“她不好招惹”的气息啊!

石凯却没有回避冯小满的意思,而是冲她点了点头,认真道:“嗯,我知道了。”

冯小满不知道这小子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她略微皱了皱眉头,嘀咕了一句:“知道就好。”

石凯笑了。他现在开始觉得,原来冯小满这个女孩子,真的是十分的可爱。一时间,少年的心头甚至有些怅然。

看到冯小满跟石凯一前一后地进了班里,大家都表现出莫名的兴奋来。省实验中学算是本市学风建设抓得比较严的学校。学校里面有情侣,但是大家都是偷偷摸摸的,不敢让老师发现,不然还是会有人管的。

像石凯这么公开表示要告白的,实在是勇气可嘉(狗胆包天)。啧啧,也不怕被教务处主任请去喝茶。不过人家背景不一般,大概也不怕吧。

童乐过来敲冯小满的桌子,小声问:“哎,你跟那小子究竟怎么回事啊?”

冯小满翻白眼:“呵呵,我跟他能有怎么回事啊,我跟他还没有跟你熟呢!”

童乐立刻自证清白,哀求放过:“我可不想传这个绯闻。这要传出去,那我岂不是成吃软饭的了。小爷我这么高风亮节的人,坚决不能沾女孩子的光。”

冯小满直接向他示范什么叫死鱼眼:“好了,反正我已经跟他说了,他也说知道了。应该不会作妖吧。”

童乐想了想,咬咬牙,决定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行吧,我帮你去问问口风去。”

他昨天去上竞赛辅导,闷了一身的臭汗,晚上回去冲完澡倒头就睡,压根没有心思上什么网。结果今天早上到学校以后,他才听说发生了这么一茬。当时,他就想着要找石凯好好谈一谈。结果一直没等到人。好不容易石凯到教室了,居然还是跟冯小满一块进来的。他现在是摸不清楚,究竟怎么回事了。

平心而论,石凯的个人条件不错,他家境相当好,算是个典型的官二代。而且难得的是,这人没什么架子,也一直相当维护冯小满。曾经公开说过谁跟冯小满过不去就是跟他过不去的话。以前不是没人拿他跟冯小满开过玩笑,都被态度严肃地怼了回头,理由是这样说对人家女孩子不好。

童乐倒是真没想过,这份同一个战壕里头出来的哥儿们之间的感情,啥时候在石凯这小子那儿变质了。

一上午的课都风平浪静,没见石凯起什么幺蛾子。

冯小满长长地吁了口气,暗自庆幸,阿弥陀佛,总算是平稳过关了。不然当面锣对面鼓的,闹个大红脸,连朋友都要没的做了。

她下午照旧回省队进行恢复性练习。这一次带她的人不是薛教练,而是省队特意为她请来的运动学专家,专门进行患肢的阶段性恢复。她在省队的两位小师妹超级羡慕地看着冯小满。她们受伤的时候,就没这待遇了。

冯小满笑着自我调侃:“我这是当小白鼠做试验了。等到在我身上运用成熟了,就轮到你们使用了。”

丁凝直接将两个小妹妹赶去好好做基础练习,在她边上蹲着看她练习。她从进国家队以后连过年都没回家,这一次在奥运会上拿到了第五的成绩,队里特地给她们都放了几天假,好回家探亲,顺便放松一下。现在,她就在省队继续训练,顺便带一带新队员。

冯小满一见丁凝眼底含笑,就知道这丫头没什么好话要说。果不其然,丁凝等自己的气喘匀了,立刻坏笑着问冯小满:“哎,那小子告白的感觉怎么样啊?”

丁凝也认识石凯。那时候,冯小满还在省队训练的时候,他跟童乐一起过来找过冯小满。当时,她跟队里的姐妹就感慨,哎哟喂,没发现啊,省实验中学那种盛产书呆子的地方,男生居然长得都还不赖。

满眼放光的丁凝可兴奋地看着冯小满:“哎哎哎,怎么样啊?老实说,我觉得你要找男朋友的话,完全可以考虑一下那个石凯。别的不说,我总觉得要比从其他运动员里头找要强。你跟我们不一样,你一直正儿八经上着学呢。咱们体校里头的文化课学习,我心里头最有数。到时候,你要是真找个初中文化水平还没有的男朋友,你肯定得郁闷。”

冯小满翻了个白眼,揶揄她:“哟哟哟,有的小姑娘红鸾星动咯。没有,什么都没有。他们男生起哄玩儿呢。你还当真啊。今天都说开了,一切正常。”

丁凝直接在垫子上滚了起来,泄气道:“切!真无聊,亏我今天看到帖子的时候,还白兴奋了半天呢。”

冯小满作势要掐她,咬牙切齿:“兴奋?你居然还敢给我兴奋?”

丁凝“嗷嗷”叫着,作势抹眼泪:“我这不是为你着想么。你又不可能练一辈子的艺术体操,总要考虑人生大事的啊。”

冯小满莫名其妙:“谁规定了,我不练艺术体操就得考虑这些事情啊。我明明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上学啊,拍广告啊,这么多事情都等着我呢。”

丁凝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可女人总要结婚生孩子的啊?”

冯小满立刻摇头:“NO,这个观点我持保留态度。谁规定女人一定要结婚生孩子了。我认为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要自己这一生过得漂漂亮亮。”

丁凝哀嚎:“孟超完了,那小子不是白等了么。”

冯小满骇然:“这又有孟超什么事儿啊?他人都去美国一年多了。你给我起来,你到底打算把我劈成几份分啊?”

丁凝苦恼地皱着眉头:“我这不是不知道该选哪个好么。好像个个都不错,那个你干妈的儿子瞅着也挺好啊。”

冯小满大笑:“那就一个也不选,好好练我的艺术体操。”说着,她还调戏了一把丁凝,食指挑起丁凝的尖下巴,“你若芬芳,蝴蝶自来。”

三个小时的恢复性训练结束后,冯小满在省队冲好澡换上干净衣服,又回省实验中学补课去了。针对她常年在外训练比赛的特点,学校专门给她安排了老师抓重点,列提纲,好让她在外训练的时候,自己也能照着书自学。

冯小满心里头有些感慨。人的受重视程度,其实是跟他(她)的成就成正比的。虽然从初三转学入省实验中学以后,校方就一直表示组织专人帮她补课。可之前实际上就是老师欢迎她随时去问问题的状态,其余的,基本上就没什么了。这一回奥运归来,校方却是立刻规格不一样。就连她现在回省队训练,吃的食堂都是专门的小灶。

这方方面面加在一起,她又怎能不感慨。

省实验中学不要求上晚自习。学生过来自习,校方也不反对。老师轮流到班上来,谁有问题就随时找老师问。

冯小满补了三个小时的数学,一直到晚上九点钟才结束补习。她向老师道谢,然后跟两位因为专心准备竞赛落了课的学生一块儿往教学楼外面走。

此时,来学校上晚自习的学生已经陆陆续续走得差不多了。校园里凉风习习,白玉兰造型的路灯发出柔和的光芒。冯小满看着天空繁星点点,心中一片惬意。其他两位竞赛生要去车棚取自行车,跟冯小满在教学楼前挥手道别。她笑着摆摆手,想到了曾经看过的一句话:我踏着星光而来。

突然间,身后有人唤她的名字,她本能地转过头,看到了星光下喷涌而起的水柱,然后边上是大朵的烟花绽放。灯光跟烟火,在飞溅的水珠上印上了熠熠的色彩,流光飞舞。

石凯手里挥舞着仙女棒朝她走来,笑容满面:“冯小满,我喜欢你,所以,我希望你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熊孩子啊!

来,小仙女们,请不要大意地献上你们的营养液吧。^_^

:
Next Post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svfx.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svfx.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