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弘灿紧皱着眉头,在屋中走来走去,心中烦躁不安。

当年,赵弘灿弃广州而走直入广西,随后直接在广西形同隔据,虽然表面上依旧是大清之臣,但实际上康熙根本就管不到广西的军政,整个广西几乎都是赵弘灿一个人说了算。

原本,赵弘灿是打着熬到朝廷有变的算盘,作为八阿哥的人,赵弘灿一心只想等着八阿哥上位后再正式归于朝廷。

谁想到,这后来清廷的确发生了变化,八阿哥当太子的消息传到广西后,赵弘灿心中是高兴地手舞足蹈,兴奋不已,在他看来这最终出头的日子总算要来了。可后来这变化简直令他目瞪口呆,仅仅一年左右,局势大变,明军突袭北方,一举先拿下了天津卫,紧接着连北京城都占了去。

大明占据北京,清廷狼狈出逃,以西狩的名义转至西安。当这消息传来后,赵弘灿是惊得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紧接着,八阿哥以太子之位监国,康熙退居其后,清廷实际的控制权已落到了八阿哥手里。如果这事在之前,赵弘灿恐怕是要欣喜若狂,可是现在连京城都丢了,这让赵弘灿心中是惶恐不安。

更重要的还在后头,由于明军拿下北京城,北方一片大乱,隆科多在湖北无奈只能主动撤退,以稳固北方。隆科多这么一退,导致湖北战场主动权部落入明军之手,不久后湖北大部被明军所占,而与此同时,湖南又出了问题,湖南各官员主动投靠明军,导致湖南洞开,使得明军长驱直入无入无人之地,转眼间眼看着湖南也将不保。

湖北、湖南一丢,广西就成了两面受敌的姿态,这使得赵弘灿心中大恐不已。为了保住广西的地盘,赵弘灿主动向北入湖南,以总督身份收拢湖南南逃的清军,同时想办法稳固防线,以防止明军进攻。

不久后,八阿哥以清廷的名义下旨给赵弘灿,在这旨意中让赵弘灿同云贵总督贝和诺一起想办法守住云南、贵州、广西三省,同时加封赵弘灿兵部尚书衔,统领三省军政。

换句话来说,清廷已感觉三省恐要不保,只能让赵弘灿直接统领三省以抗明军,用这种办法保住云南、贵州和广西三省。

可是,赵弘灿心里却是一点把握都没有,现在明军实力越来越大,他虽然手中有兵,可是要同明军硬抗心中根本就没底。何况,高进部已经南下,隐隐约约有攻入贵州的迹象,这更让赵弘灿心急如焚,一旦高进部拿下贵州,那么他的广西就是三面受敌了,别说保住三省,弄不好自己的地盘都得被人一口吞下。

“赵大人……。”

初秋毛衣温暖诱人小美女清纯写真

“哎呀呀,我说阿大人呀,您怎么才来啊!”回头一看,只见阿灵阿迈着四方步走了进来,赵弘灿急急忙忙地迎上前去,一把就抓住了阿灵阿的手。

“赵大人如此是为何?”阿灵阿奇怪地看着一脸焦虑的赵弘灿,有些不解。这虽说局势严峻,可暂时还未听闻明军攻击广西的消息,现在明军还在忙着湖南湖北那两摊子呢。

“朝廷有旨意!”

“旨意?”阿灵阿刚刚坐下,突然听到这句话屁股下面和装了弹簧一般就跳了起来,然后利落地打着马蹄袖就要跪下听旨。

还没等他下跪,赵弘灿一把就拽住了他:“我说阿大人,用不着如此,本帅前头已接了圣旨了,让您来是要您一起参详参详而已。”

阿灵阿的表情瞬间有些尴尬,自被赶出北京后,来到广西的他形同虚设,虽说他的上书房大臣和侍卫内大臣、议政大臣、理藩院尚书一系列的职务还在,可实际上他在广西就等于是个养老的人,一应军政权利都在赵弘灿的手中。

原本,阿灵阿还以为朝廷终于想起他了,可谁想弄了半天这个圣旨居然是给赵弘灿的,这使得阿灵阿心中失落无比,要知道他也是八阿哥的人呀,而且当初如果不是他通风报信,哪里有赵弘灿的今日?再怎么说也算是功臣不是?

似乎是看出了阿灵阿心中所想,赵弘灿连忙又道:“阿大人,太子爷牵挂着您呢,虽然这旨意是下给本帅的,但其中也提到了阿大人您。”

“真的?”阿灵阿顿时一机灵来了精神,连忙追问。

“当然,要不本帅为何请阿大人您前来。”赵弘灿说道,接着从怀中把圣旨取了出来递给阿灵阿,阿灵阿顿时迫不及待地接过,展开后细看。

这个旨意就是前面说的,八阿哥以朝廷名义让赵弘灿联合云贵总督贝和诺一起想办法守住云南、贵州、广西三省,同时加封赵弘灿兵部尚书衔,统领三省军政。

不过赵弘灿的确没骗阿灵阿,在这圣旨中,的确提到了他。上面的意思是上阿灵阿以上书房大臣的名义协助赵弘灿,尽快整合三省军政,也就是说给了他一个参与军政的名义,算是赵弘灿的副手。

看完了圣旨,说心中失落是难免的。毕竟相比赵弘灿,他阿灵阿的地位可要比他高许多,可之前在广西如同发配,而现在却仅是赵弘灿的副手,这对于阿灵阿来讲有些不是滋味。

但不管怎么说,至少八阿哥还是惦记着他的,而且从圣旨的意思来看,虽说是三省联合,但旨意却是下给赵弘灿和他阿灵阿,云贵总督贝和诺那边只是提了一句而已。

对于云贵总督贝和诺,阿灵阿是知道此人的,此人富察氏,满州正黄旗人,曾经任工部笔帖式后授户部主事,历郎中,兼佐领,累迁大理寺卿。几年前由兵部侍郎调至山东后再调任云贵总督。

这人在民政上算是一把好手,也善于缉盗,不过相比赵弘灿来讲有些差距,更重要的是,赵弘灿的父亲是赵良栋,赵良栋曾在云贵总督任上做了几年,之后几任总督都是赵良栋的部下,所以云贵那边赵良栋的影响不小,从这点来讲,八阿哥让赵弘灿为主一肩挑,相比选贝和诺更妥当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