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易天也没打算要来走一圈的,可之前击杀了空明子和蓝锋后截获了他们大量的财务。除了大部分宝材可以留作他用外,还有将近两成的器物放着都没用。

早些年和贺天雄合作是对方就曾经邀请过自己来参观血炼堡,还说在万岛海域之中他血煞窟控制之下的血炼堡不必天意城规模小。

只是血煞窟的总坛是设在距离血炼堡三百里之外的南岛之上,平时在岛上蹲点的是血煞窟元婴中期修士蒋天成的弟子南奇枫。

此人不过是金丹中期修士但仗着自己是蒋天成的嫡传弟子平日里在血炼堡作威作福的。

这些事易天也是从小道消息中打听的来,对此不过也是一笑而过,这样子的修士对自己构不成什么威胁。

只要自己在血炼堡不搞出什么大动静来,相信是不会吸引到蒋天成关注的。

逛了几家店铺后易天将手中多余的灵器都陆陆续续分散出货,套取回来将近有四百多万灵石。之前在南疆时有着明王道众多教众和部下,自己从来不会为了灵石而挂心。

到了万岛海域之后凡事都只能靠自己了,好在炼器师最不缺的就是灵器了,随手卖出点五级灵器都可以有几十万灵石进账。

自己到血炼堡来也是看中了这里销货方便,虽然会被店家压价但人家绝对不会提及货源问题,所以尽可以大胆放心的卖。

在血炼堡待了大半天后已经将手上的残次品都出的差不多了,易天也打算准备悄悄离去回道火山岛那处静修以等待‘万岛天域城’开启。

走着走着突然间眼睛一憋在附近一家宝材店门口发现了御尸派谢宗人的身影。一年多前倒是还和他有过交集,怕被他认出来易天一个闪身进入到附件的店铺中,可神识却是悄悄伸了出去仔细的探查起此人来。

无他这次见到他时发现其修为竟然猛地增长了好多,记得上次还是金丹中期稳固的修为,一年不到竟然已经到了中期顶峰了。

清新淡绿唯美系女生一双清澈双眼治愈系图片

要知道当你自己在这般修为时也花了不少时间,难道这个谢宗人真是修炼奇才或者说是另有蹊径。盘算了下自己宁愿相信后者多点。

而且这次看到谢宗人后总觉得有点不自在,暂时尚未看出点什么蛛丝马迹来,但势必反常必有妖。

稍后等他离开店铺后易天便快步走入那家店里,在花了上万灵石后终于打探到原来谢宗人买了元阳叶,百年黄精和燃炙草。

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这些东西的功效后易天顿时脸上不自然起来。这些东西都是大补阳气之物,通常是用来给修士调理自身用的。

像贺一鸣那般阳气亏损的修士倒是用得着,或是那些修炼了极阳功法的修士才会有用。要说一个御尸派宗主修炼了极阳功法易天却是不怎么相信。

出来后一路跟着谢宗人走过几条街后又看到他进了一家商铺,不到半个时辰就看到他面露喜色的走出了店门。

在这大街上易天也不愿意多生事端,否则一出手就可以制住谢宗人了。紧接着光顾了下他刚才进入的店铺,一打听之下才发现他竟然购买的是大补阳元的灵药。

细想之下不难发现这里面的问题,自上次前去御尸派调查那飞天女尸崔真真下落时自己就对这个谢宗人产生了怀疑。

如此看来当初对方必定是用了什么办法蒙蔽了贺天雄,使其无法察觉行踪。

当下正在犹豫是不是要先发制人时,忽然见到谢宗人竟然朝着城主府走去,那外面的守卫见到他便直接放行了去。

易天急忙跟了上去,随后双手结印整个人走着走着便在大街上没了踪影。

施展了个隐蔽法术之后易天悄悄的走进了城主府后,发现在那偏厅之中好似有人开着隔音禁制在里面谈论些什么呢。

未免打草惊蛇只得在那大厅之外找了个地方先等候一下,突然眉头一紧发觉正门那处有一股强烈的灵压波动传来。

急急收敛住自身灵气,易天只好待在一处角落不动,此时不敢再用神识窥探生怕被人发现纰漏。抬头用眼睛一憋就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修士从正面处走了进来。

此人身上隐隐透出元婴期的灵压,应该是刚进入元婴期不久还未达到将自身的气息收放自如的境界。

但即便是这样也表明了此人的身份应该就是血煞窟蒋天成的收徒蒋帅,听说此人比起贺一鸣的资质好上太多,即便是只大了百来岁,可这修为却是高出太多了。

只见蒋帅走了一段路后稍稍停下,然后疑惑的抬头朝自己的藏身之所望了下。三息后纳闷的摇了摇头,接着便快步朝着那偏殿走去。

易天一见如此自己差点露了马脚便不敢再做停留,趁着蒋帅进入偏殿之际自己急忙身影一闪出了城主府。

现在倒不是暴露自己行踪的最佳时机,而且之后还要找那谢宗人了解下情况。

在城主府外等了三四个时辰后就见到谢宗人一脸高兴的从正门口出来。陪同他一起出来的是城主南奇枫

,至于那个蒋帅好似不见踪影。

随即易天便先于谢宗人出了血炼堡,随后在其返回御尸派的必经之路上布下一层迷幻阵。

不到一个时辰躲在高空的易天就看到远处有一道遁光闪过,使出清灵法目看了下果然是谢宗人正急急赶回御尸派的样子。

待到他进入迷幻阵的范围之后易天手一翻直接激活了海面上的阵盘,瞬间海上泛起了一阵浓雾将四周百里海域都罩住了。

谢宗人往前正飞着突然发觉四周环境一变,还没来得及分辨什么就觉得眼前一花,头一晕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接着只见易天带着昏迷不醒的谢宗人往附近的荒岛上径直飞去。

一个时辰之后谢宗人发现自己正躺在了荒岛的沙滩上,起身摸了摸手指上储物戒还在,清点完财物后没发觉少了任何东西,随即急忙施展遁术朝着宗门飞去。

等他走了半刻钟后易天才从一旁的棕榈树之中现出了身影,此时脸上倒是凝重异常在估量这事的后果。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