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后,东方云霄方才缓回神来,沉声说道,“岚儿,罗峰愿意为你改创这套‘摘叶飞花掌’,对你而言,是个机遇。我现在传你‘摘叶飞花掌’的后三十招,罗峰若能将完整的一套‘摘叶飞花掌’都改创完毕,这门掌法,威力势必更上一层楼。”

千依岚点点头。

师徒二人,一人教一人学,同时,也都各怀心思。

两个小时过去。

千依岚初步地掌握了‘摘叶飞花掌’的后三十招后,便迫不及待地向东方云霄告辞。东方云霄眼神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千依岚,不由得笑了一声,“岚儿,看来,你更关心的,还是罗峰的事啊。”

闻言,千依岚的脸不由得红了一下,急忙辩解道,“我,我是想更快让那书呆子改创‘摘叶飞花掌’。”

东方云霄哈哈大笑,“既然这样,那你走吧。”

千依岚迟疑了起来,看着东方云霄,欲言又止。

见状,东方云霄不由得再笑出声,“你是想知道二师兄梁杰现在在哪里吧?为师刚刚说什么了?”

“师傅!”千依岚一跺脚,又羞又急。

东方云霄哈地笑出声,旋即说出了一个地址,“不出意外的话,罗峰一定会今天就赶去,你陪他一块去,见到你二师兄后,传达我的命令,让他一切都听从罗峰的安排。明白吗?”东方云霄最后正色地开口。

“知道了。”千依岚立即转身离开。

安静温婉南方姑娘

刚走出房子,千依岚便迫不及待地拿出了手机。

“书呆子,有殷五娘的消息了,你现在在哪里?什么!市人民医院?”千依岚来不及多问,急忙开车疾奔而去。

半个小时后。

千依岚急匆匆地赶到。

罗峰正在医院一楼的大厅等着,见千依岚过来,罗峰立即走上去,脱口而出,“你在电话里说,有殷五娘的消息了?”

“没错,我二师兄梁杰,在滨海新区的某海滩,发现了殷五娘的行踪。”千依岚沉声说道,“二师兄正在暗中监控着殷五娘,不过,以邪门中人的狡猾,随时有可能发现我二师兄,所以,如果你想找殷五娘,最好尽快赶去。”

闻言,罗峰的神色先是一喜,旋即眉头却又紧紧地皱了起来。

“书呆子,是谁住院了?”千依岚不由得问了一声,罗峰这个时候在医院,而且听了殷五娘的消息后,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要赶过去,恐怕是跟住院的人有关了。

“郑海天。”罗峰沉声地说道,“今天中午,郑海天从公司离开后,路上出了车祸,是一起连环追尾车祸事件,当场造成了三人死亡,郑海天,现在还在急诊室抢救当中。”

罗峰的神色凝重。

他下楼的时候,楼上急诊室门前的郑薇母女,还哭得如梨花带雨。

这一场车祸,来得太突然了。

所有人都没有心里准备。

罗峰得到消息后,也第一时间赶来,这个时候,郑海天生死未卜,自己实在不忍离去。

“连环追尾?”千依岚眉宇紧皱,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事发突然。”罗峰沉声地说道,“据说是在一处十字交叉路口,郑叔叔所在的车道绿灯通行的时候,侧旁一辆货车突然驶出来,车子急刹不及之下,引发了连环的相撞……而且,那辆横穿马路的货车司机,在出事之后,第一时间驾车逃窜了。”

“千依岚同学,你能不能帮我个忙?”罗峰问。

“调查那名货车司机的行踪?这没问题,他绝对逃不出羊城。”千依岚自信地道,“不过,光调查货车司机,还不够。”

“还有,连环追尾相撞的所有车辆的司机。”罗峰的眼眸闪过了一道冷意,“红绿灯路口,车子刚刚启动,怎么会发生这么严重的追尾车祸?这其中,恐怕有猫腻。”

“你怀疑这是一场蓄意的谋杀?”千依岚眉宇一挑。

“极有可能。”罗峰的脑海中闪过了一道身影。

向晓东!

恐怕,是这头老狐狸,要出招了。

果然够狠辣,一出手便要将郑海天置之死地。

不过,这一点上,罗峰并不能跟千依岚明讲,她只需要调查出这一场交通事故的真相,那便够了。

“事发突然,我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离开。”罗峰沉声说道,“拜托你二师兄,继续暗中监控殷五娘。至少……先等郑叔叔手术过后吧。”

千依岚点头,“那好,我尽快调查。”

千依岚也是雷厉风行的女子,立即便转身离开了。

罗峰站在原地沉思了一阵后,转身走上了楼梯。

急诊室在二楼。

此时此刻,急诊室门口,郑薇母女俩相互紧握着手,两人的眼睛都哭得红肿了。

柳眉站在一旁,眼眸也是闪着晶莹的光。

望着急诊室的方向,罗峰也只能是暗叹了一口气,默默地靠着墙壁站着。

走廊上弥漫着一层冰冷无比的气息。

罗峰脑海中一直在想着一件事。

郑海天的车祸,到底真的只是一场意外,还是,引蛇出洞的后果?

若是后者,这条蛇,未免太过毒辣。

走廊上,一阵脚步声音响起来。

罗峰抬眼望去,瞳孔不由得轻微一缩。

毒蛇来了。

为首的是向晓东,他的身旁,两名青年,其中一人鼻青眼肿,正是向春龙,另外一人罗峰看起来比较陌生,不过可以猜测得到,应该就是向晓东的另外一个儿子,向春虎。

此时,向晓东的神色急切无比地冲了过来,“嫂子,大哥,他怎么样了?”

向晓东的眼眶都隐隐有些发红,看起来情绪激动无比。

这份演技,让罗峰都不由得称赞,果然是老奸巨猾之辈。

就算这一场车祸是个意外,可向晓东这头老狐狸的表情,也未免太夸张。别人或许不知道,可罗峰一清二楚,自从郑海天以雷霆手段拿下了向春龙在公司销售部经理的身份后,郑海天与向晓东之间,无形是产生了隔阂,双方,已经在暗中博弈。

只不过,这一切,都没有搬上台面罢了。

这时候,走廊的一头,又是几道身影急匆匆地赶到。

郑飏忠及其儿子郑欢。还有几名海天集团的骨干。

海天集团的巨头,都齐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