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蒂来到“飞弹女王”身边学习奥术,比其他人都要更快地明白,传奇法师有怎样不可思议的本事,都不足为奇。

“老师,您的‘魅惑灵光’效果太强了,让我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了。”南蒂步伐轻盈地走近,熟门熟路地找到一柄梳子,给弥菲赛缇丝梳理头发。

“我可不会让别人凭空想出脑子里没有的东西,这方面你父亲估计更擅长。”弥菲赛缇丝靠在沙发上,手指轻晃,面前悬浮的厚重书籍翻动页面,南蒂偷偷抬眼打量,发现书页上尽是变幻莫测图纹光影,难以辨识的文字居然在书页上活化爬行,让人不自觉地沉迷其中。

“眼睛别乱瞄。”

南蒂目光被变幻的书页文字吸引,耳边就听见老师的一句提醒,把她的意识唤回现实。南蒂吓得心里砰砰直跳,赶紧低下头去,给老师乖乖梳发。

弥菲赛缇丝笑着说:“这本书是一位久远之前的邪术师日记,内中记述着他与其他位面生物的交流。”

“邪术师?是那些与异界宗主缔结契约,从而掌握魔法的奇特施法者吗?”南蒂问道。

弥菲赛缇丝说道:“不错,而且在奥术体系完善之前,古代巫术施法者中,其实就有一些是邪术师,只是大家并没有太明确的区分,比如说女巫。”

“女巫?”南蒂想起常青城郊外森林中居住的那位女巫舒芮,不禁问道:“女巫难道真的跟异界宗主保持联系吗?我听说她们是利用大源魔力施法的。”

弥菲赛缇丝隔空翻动书页,给自己的学生解释说:“这二者并不矛盾,异界宗主未必就是你想象的那样,是居住在其他位面的独立个体。如今他们的部分实质与主物质位面嵌合难分,因此才形成大源魔力,被古代巫术施法者所操控。”

南蒂听到这个说法,沉思一阵后,问道:“那现在还有邪术师吗?”

“还是有的,不过形式大多变了。”弥菲赛缇丝说道:“就好比说多拉贡麾下的龙火术士,就是被强大的龙脉魔力影响**与灵魂,外表甚至会出现细微变化。纳哈萨废土上也有一些崇拜古老邪魔的邪术师,非人类种族中估计也有……哦,部族大联盟那位天空歌者,近几年貌似也培养了一批邪术师,但他也归类为精魂使者了。”

90后灰色风采妹妹

“老师,您刚才提到……‘如今’?难道说,以前不是这样的吗?”

“这个以前,恐怕是要非常、非常久远了。”弥菲赛缇丝手指一挥,文字活化游动的书籍自动合上,封皮是好几种生物的皮革缝制而成,蜈蚣般的缝合线歪歪扭扭,一股邪异力量萦绕其中,深沉且难以揣测。

“老师是要给我上历史课吗?”南蒂欢快地问道。

“小南蒂,你是在常青城长大,应该知晓你家附近有一个古代巨人遗迹吧?”弥菲赛缇丝问道。

“知道啊,不过父亲不准我们靠近,那附近有他设下的魔法阵,还有隐形的星辰使者随时戒备。”南蒂点头说。

弥菲赛缇丝笑着说:“那你应该听说过古代巨人建造这么多遗迹,是为了进行一个叫做‘上升阶梯’的仪式吧?”

见南蒂点头,弥菲赛缇丝接着说:“这场仪式所影响的,绝不仅仅是新大陆,而是扩散到各个位面空间,原本分散远离的不同位面,被这场仪式的浩瀚力量拉扯到一块,就像将水果蔬菜、禽肉海鲜统统扔进锅里乱炖。”

南蒂感觉就像在听神话故事,问道:“古代巨人真的有这么强大吗?那些位面空间中应该也有原生生物吧?他们莫非就是与邪术师缔结契约的异界宗主?难道还对付不了古代巨人?”

弥菲赛缇丝笑了出声:“一个古代巨人中的冰霜亚种,为了能够自保,不惜混入巨魔和雪人的血脉来对自身强行降格,这样的存在,必须要奥秘之眼两位传奇法师和整座虹彩城合力才能打败。真正的古代巨人,操控魔法跟呼吸般轻松,当代施法者几乎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南蒂还是头一回听到这些说法,再她心目中,父亲已经是旁人无法企及的强大,只有“飞弹女王”这样的人物才能与之相提并论。可是连老师都对古代巨人有如此高的评价,这支古老种族到底因何灭亡的?

“也就是说,那些原本与主物质位面分离的位面空间,被古代巨人的‘上升阶梯’拉扯到一块,位面特性跟主物质位面融合,所以才形成古代巫术施法者可以接触的大源魔力?”南蒂问道。

“领会得很快嘛。”弥菲赛缇丝略带赞许地点点头:“不过这只是其中一部分,毕竟被扯动的还有位面实体。”

南蒂听到老师的称赞,心下暗生愉悦,于是问道:“位面的实体?就像施展‘异界传送’,却是把其他位面整个扯进主物质位面?这……做得到吗?而且位面实体转移过来,那岂不是相当于搬动一整片大陆?”

“谁知道呢?说不定古代巨人把这些位面实体都扔到天边去了。”

弥菲赛缇丝微笑着抬头,望向大型星轨仪,象征月亮的球体,正牵动着群星,旋绕不息。

南蒂正想追问,弥菲赛缇丝从沙发起身,法师塔中自然有隐形仆役捧着衣物过来,另外有几本书送到南蒂手里,就听她的老师说道:“这里是关于女巫魔力的研究,你先看,等我有空会教你如何利用大源魔力强化奥术。”

“多谢老师!”南蒂兴奋不已,能够获得这样的魔法技艺,说明自己在“飞弹女王”心目中地位再度提升了。

弥菲赛缇丝换上露肩法师袍,戴着一顶宽沿巫师帽,半掩面容,微笑说道:“好了,现在我有要事,你先去自习。”

南蒂微微躬身离开法师塔,而换上法师袍的弥菲赛缇丝,望向隐形仆役端来的天鹅绒软垫,上面安静放置着一枚水晶球,她轻轻一挥,水晶球就绽放出立体的幻术光影,将室内景象变幻成一片飞沙莽莽的高原戈壁,就连法师袍也真的随风轻摆,仿佛是传送到了另一处景色迥异的地域。

弥菲赛缇丝拎起一根精巧权杖,轻轻一甩,面前出现一张像是贵族下午茶的圆桌,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精致糕点,任凭周遭狂风肆虐、飞沙横走,却没让圆桌沾染半点尘埃。

这时,一名精神奕奕的白胡子老人走来,他穿着干净朴素的白色法师袍,手里捏着束住胡须的金色细管,看上去最符合大众心目中“年长智者”的形象。

“没想到啊,居然是‘飞弹女王’亲自到访,可惜我这边风景不佳,让女王扫兴了。”沙多万来到圆桌旁,身下自然出现一张椅子,同时好奇地四处乱瞧。

这种似真似幻、说不清到底是幻术还是咒法,将遥隔万哩的双方拉近交流的魔法,超出绝大多数法师的理解范围。

“老书虫,你都一把年纪了,还亲力亲为在艾斯卓王国遗址冒险,你那么多学生,就不来帮帮你吗?”弥菲赛缇丝笑着提起一个精巧的雕花锡壶,像是招呼老朋友般倒了一杯茶:“这是精灵国度的芬瑟幼芽,可以消除毒素与缓解压力,你尝尝?”

“厉害啊,芬瑟幼芽如今有价无市,女王能够弄到手,说明你们在精灵国度那边也安排了得力人手啊。”沙多万喝了一口茶,然后从银盘中拿起一块糕点,品尝起来:“噢哟?这是麦德利小镇那家糕点铺的苹果派?”

“你居然知道那种小地方、小店家?”弥菲赛缇丝问道。

沙多万乐呵呵地笑道:“我活了几百年,总不见得要一直躲在法师塔里做试验、搞法术吧?到各地旅游、品尝美食,本来就是我的爱好。可有时候隔了几十年、上百年再回去,难免物是人非……倒是这家糕点铺,没想到还是过去的味道,真好!”

“有时候记性太好,确实不是好事,看着美好的过去渐渐消逝,一代代新人涌现,却未必能继承前人的成就。”弥菲赛缇丝说道。

“一百多年前,我确实有过这种困惑。”沙多万擦擦嘴,又喝了口茶,望着周围黄沙漫天的风景,说道:“可后来见得多了,我渐渐明白,时代就是会变的,没必要纠结到底是过去更好还是未来更好,每个时代的人都面临着各自的问题和麻烦。同样,每个时代的成就,经历岁月的淘洗,往往会演变为后世的问题和麻烦。”

“作为当今最杰出的法师之一,见证了奥术的演变与发展,你却不认为现在更好吗?”弥菲赛缇丝笑道:“就算是米柯西还在,或许他也会惊叹于奥术的繁荣。”

“米柯西啊……”沙多万流露出缅怀故人的暮年神态,长叹道:“也不知该说幸运还是不幸,米柯西他一辈子兜兜转转,最终又回到了他最该回到的地方。不知道他是否看见新卡美洛城那一战?他的学生已经能够战胜‘宣教之矛’了。”

“然后将土元素结晶块当成陨石扔下来。”弥菲赛缇丝说道:“老书虫,你跟赫赛肯的放任,让我很失望啊。”

“别盯着我啊,拿撒吕依当初也询问过我与赫赛肯,我可是明确表示了反对态度。”沙多万胡子翘翘:“倒是赫赛肯,我怀疑他故意要看热闹。要说放任,他才是放任,米柯西死后,最应该负责主持奥秘之眼的人,就是他赫赛肯,而不是拿撒吕依这小孩。”

弥菲赛缇丝失笑道:“小孩……这话要是让拿撒吕依听见,估计要当场发飙吧?”

“你也别笑。”沙多万敲着桌子:“要不是你跟席邓斯突然出手,把局势逼到白热化,拿撒吕依至于动用那种手段吗?要我说,你们在背后暗中支撑俄格亲王就好,为什么非要插手新卡美洛城的战事呢?”

弥菲赛缇丝回答说:“我也是被卷进来的,‘心灵公爵’突然出手杀了凡尔瑞,他可是赫赛肯的学生、拿撒吕依手下得力干将,如果不是这样,拿撒吕依至于亲自出面吗?”

“你少拿人家做挡箭牌。”沙多万笑道:“我算是看明白了,你这是逼着‘心灵公爵’彻底与奥秘之眼敌对,将他牢牢捆在你身边,充当你最强的打手?”

“老书虫,你书看得多,为人处世却不太在行啊。”弥菲赛缇丝摇头道:“奥兰索那样的人,会甘心成为我的打手吗?”

“以你的手段,根本没必要强求勒令,与他分享部分权力,他就会像一只小奶狗,乖乖跑来蹭你的脚,帮你把许多麻烦事处理了。”沙多万笑道:“就好比现在,拿撒吕依肯定是将他视作最大敌人,而不是你。”

弥菲赛缇丝摇头道:“或许吧,可是你忘了一点,最后决定击碎陨石的人,就是奥兰索。这种关乎无数人生死存亡的天灾,不是谁都能抵御的。就算能够做到,需要付出多少代价?”

“你以为,拿撒吕依就没预想到结晶块被击碎的可能吗?”沙多万忽然说道。

弥菲赛缇丝一派从容地说道:“最近几天的黄昏,那一片紫蓝色晚霞,确实挺好看的。”

“当连续几年的寒冷霜灾,导致农田减产,你们互保同盟必然要限制大宗粮食出口,你猜到那个时候,俄格亲王是否还能保持独立?与你们还有多少合作可言?”沙多万问道:“拿撒吕依根本不急于当下夺回新大陆殖民地,只要等民众无法忍受寒冷与饥饿,怒火会将一个个国家撕碎。

就算俄格亲王掌握浮空城又如何?将反抗的民众统统处决吗?还是坐视他们逃去互保同盟?到那个时候,俄格亲王自然会放弃理想,乖乖跪在地上迎回拿撒吕依。别忘了,他有的是时间,也有的是手段和办法。”

“真是恶趣味啊。”弥菲赛缇丝轻轻摇头,随即问道:“那你呢?沙多万,你在未来会选择站在哪一方?”

“我不会帮你们的,‘飞弹女王’。”沙多万露出严肃表情:“这种话题毫无意义,不要再做这种无谓的尝试了。”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