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峰这句话让千依岚的心头不由得一沉,抿着嘴唇,默不出声。

如果不是关系到自己的至亲,千依岚自然也不敢来向罗峰开这个口。

形意门将‘武者败类’这一顶大帽子盖在了罗峰的身上,还广发英雄帖,算算日子,是在半个月后就‘处罚’罗峰。

换作是自己的话,现在对形意门也是恨之入骨。

可是,千依岚没有办法,还是要来求罗峰。

求他救一个形意门的人。

那是自己的父亲。

“如果你愿意救我爸,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千依岚咬牙开口。

“任何代价?”罗峰上下打量着千依岚,嘿嘿地笑了起来。

千依岚身躯轻颤,紧紧地攥着衣角。

罗峰倒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傲娇女侠这么紧张过。

半响。

沁园你我

罗峰不禁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千依岚抬头,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罗峰。

“千依岚同学,咱俩什么关系嘛。”罗峰一只手搭在了千依岚的肩膀上,千依岚娇躯轻颤,没有出声,罗峰没再逗她,拍拍她的肩膀,随即松手,拿出了手机。

很快就找到了姜天涯的电话。

才刚打过去,姜天涯就接上了。

“哈哈,掌门人,今天刮了什么风,你竟然都打电话来给我了。”姜天涯哈哈笑着开口。

“呃,今天是不是有形意门人来求医?”罗峰问了声。

“你怎么知道?”姜天涯哼了一声说道,“你放心,掌门人,形意门这样对你,我保证,不会有任何一个古医门的医师去给形意门人治伤。还想要黑玉续脉膏,门也没有。”

一旁的千依岚神色紧张无比地看着罗峰。

罗峰这么痛快的打电话给古医门掌门人,这倒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

可事情到底成与不成,那就难说了。

“小涯。”罗峰脱口而出,一旁的千依岚眸子不由得瞪大了几分。

“这个,形意门这个受伤的弟子,千――”罗峰目光带着疑问地看着千依岚。

“千彦。”千依岚急忙轻声开口。

“嗯,千彦。”罗峰说道,“他是我的朋友,我与形意门之间的恩怨,与他无关。你还是派人过去给他医治吧。”

“不行!”

出乎罗峰的意料,姜帅哥竟然一口回绝。

同时振声地说道,“形意门对掌门人不仁在先,掌门人这样以德报怨,可形意门根本不领情啊!十一月十五日的英雄会,他们仍然会如期召开。不行不行,我绝对不能允许掌门人做这样的傻事。”

一向对罗峰的话挺言听计从的姜帅哥此时竟然执拗了起来。

罗峰顿时哭笑不得,“这个――我都不在意。”

“你不在意,我在意。”姜帅哥的声音铿锵有力,振声地开口,“我古医门的未来掌门人,绝对不能任由形意门这般欺凌。掌门人,你不用说了,总而言之,我是绝对不会派人去医治千彦。”

罗峰皱着眉头。

这个姜帅哥的话,听起来实在有点反常。

千依岚看见罗峰的神色,更是忍不住心头急剧低沉了下来。

眸子不由得泛起了一滴晶莹。

尼玛的,女侠又要哭了。

罗峰朝着千依岚一摆手,然后神色一沉,转身走远了几步,压低着声音,振声地说道,“小涯,既然你喊我一声掌门人,那么,为什么不听我的命令。”

“因为你还不是古医门的掌门人啊。”姜帅哥毫不犹豫地回答,“掌门人,我现在是为了你的利益而坚决站在形意门的对立面。我是为了你啊。”

你妹!

罗峰已经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阴谋气息了。

似乎意识到这个姜帅哥的意图。

不由得黑着脸,“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已经是古医门的掌门人,你就听我的了?”

“那当然。”姜天涯呵呵笑了起来,“掌门人说一,小涯绝对不说二。”

绕了一圈,姜帅哥看来是想趁着这个机会,逼迫自己接受古医门掌门人的位置。

罗峰嘴角抽动着,内心已经暗暗的将这个姜帅哥诅咒了万千遍。

他很想非常豪气的一挂电话,可回头看看此时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千依岚,罗峰心中又是不忍,半响,轻叹了一声,“小涯,你救人吧。掌门人的职位,我正在考虑了。”

“掌门人,其实,救不救人,决定权在你的手中,不在我。”姜天涯笑道。

“在我?”罗峰一愣。

“还记得我给你的那块玉佩不?”姜帅哥有些奸笑地说道,“其实,那是我们古医门的掌门人信物。我已经派古医门的一名神医前往鹏城。你如果真想救人的话,就把玉佩交给身边的小美人,让她带着玉佩去鹏城恒大酒店找姜仁鑫。姜仁鑫自然会去医治千彦。”

“不过,掌门人,我温馨提示哈,如果动用了掌门人信物,你就是行使了古医门掌门人的权力。这意味着,你已经接受了掌门人的这个位置。”

“我――槽!”罗峰忍不住朝着姜帅哥咆哮了一声。

第一次觉得姜帅哥那么坑。

罗峰满脸写着‘无语’两个字。

如果千依岚知道此刻罗峰无语的原因,她会更加无语。

古医门的掌门人,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他竟然还不要不要的?

姜帅哥已经挂断电话了。

罗峰暗默的画个圈圈诅咒他,然后一脸郁闷地走回去。

千依岚神色忐忑地看着罗峰。

红唇轻咬着,不敢去问罗峰结果。

罗峰在千依岚的面前来回的踱步走了十分钟。

最终,叹了一口气。

“罢了。”

前几天自己有事的时候,千依岚不遗余力的相助。

于情于理,这一次,自己都要帮助她。

罗峰的拿出了玉佩,递给千依岚,“拿去吧,姜仁鑫神医已经到了鹏城恒大酒店,你拿这块玉佩过去,姜仁鑫神医,会去医治千叔叔。”

千依岚接过这块玉佩,看了一眼,当然猛然地抬起了头。

花容失色,眸子充满着震惊。

“你――你――书呆子,你――”

千依岚的声音掩饰不住强烈的震撼。

“你竟然是古医门的掌门人!”

千依岚认出了这块玉佩。

立即联想到罗峰的身份。

瞬息间,脑子仿佛惊雷炸开,彻底的懵住傻了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