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您叫利欧,对吗?我是科尔森特工,上次我们在纽约的新闻发布会上见过。”

科尔森走到了利欧的身边自我介绍了起来。

“我还记得,您好,科尔森特工。”利欧看着眼前的这个有些脱发的超级特工。

“利欧先生,您现在是和斯塔克先生住在一起对吗?”

“是的。”

“那我相信你对斯塔克在阿富汗发生事情应该有一些了解。”

“科尔森特工,虽然我知道您有任务,但是斯塔克先生不是已经答应您的会谈了吗?我想,这些问题,还是您亲自问他比较好。”

利欧看着这个未来将以生命为代价,凝聚了第一代复仇者的关键人物。

甚至。。上辈子听说,尼克·弗瑞通过GH-325药物将科尔森复活,甚至最后,科尔森还成为了神盾局的局长,不过关于神盾局特工的剧情,利欧并没有怎么。

但是也避免不了利欧对这一直带着微笑的特工的喜爱。

“科尔森特工,我想,有空的话,可以多去斯塔克工业看看,佩珀小姐可能会很高兴看到你。”

利欧笑着喝了一口冰水。

软萌纯妹子俏皮麻花辫白色背带裤户外写真图片

一旁的科尔森对于这个只见过一面却如此神秘的利欧,产生了兴趣,想着弗瑞交给他的任务,利欧似乎也参与到了其中。

科尔森也没有离开,就站在利欧的身边。

两人颇有兴趣的这这里看着托尼和佩珀在那里缓慢的跳着慢四步。 。也俗称贴面舞,一种很亲密的舞蹈。

两个人一边跳舞一边说着话,言语之间笑着,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托尼二人不知道聊了些什么,便一起去到了阳台,科尔森发现没什么可看的,便离开了。

利欧笑了笑,双眼微微泛金光,透过人群和墙壁,看到了面对面站着的两人。

不一会儿,似乎说话间也对上了眼,四目相望,气氛突然就旖旎了起来。

两人间的那种莫名的情感也在迅速的上升着。

佩珀·波茨有着一丝意动,身体微微的前倾,做出了主动的样式。

托尼的身子是身子先是一动。正义大角牛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却又回到了原位,身体变的有些僵硬。

虽然这套动作他对其他的女人做出无数遍,但是面对眼前的佩珀,他犹豫了。

佩珀闭上了双眼,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托尼的眼中充满了挣扎,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佩珀,喜欢她,害怕失去她,对他负责,但是自己该怎么负责。

最后一狠心,也闭上了双眼,想吻过去。

但是已经等待了好几秒的佩珀睁开了眼,托尼也感觉到了异常,两人嘴唇之间的距离不过两三公分,却又分开了来。

“啊呀!”

利欧一拍大腿,都有些替托尼感到惋惜,只可惜没有看到这经典的一幕。

托尼有些僵硬的匆匆走到吧台,塞了一百美元的小费到杯子里,“两杯沃特加马提尼,不要甜,多加橄榄,快一点。”…,

利欧就坐在一旁,手里捧着冰水笑着看着托尼,“斯塔克先生,今天的你似乎有些腼腆呀!”

“小利欧,冰水可比沃特加要好喝不少,记得多喝点。”托尼看了一眼利欧的杯子,也嘲讽了回来。

背后走过来了一道吊带裙的身影,来到了托尼的面前。

“哇,托尼·斯塔克。”

“噢,你好。”

托尼看着这道倩影,有着一点印象,但是又叫不出名字来。

“克里斯汀记者姐姐,还记得我吗?”利欧坐在一旁说道。

当初利欧就是跟在她的身后,才第一次见到托尼·斯塔克,并将反应堆模型给送到托尼手中。

克里斯汀看了一眼小利欧,没有理会,依旧是面对着托尼继续说道。

“今晚敢来,胆子不小啊,你能不能给点反应?”看着僵硬的托尼。

“惊慌,我认为我的感觉是惊慌。”

托尼已经认出了她。。去阿富汗前,最后一个与自己上床的女人。

现在却有些害怕会影响到今晚和佩珀的聊天。

利欧有些尴尬,继续喝了一口冰水。

“听说你的公司卷进了最近的丑闻里,你还顶风在这出现。”

“可能你不知道,我已经有几个月不在城里了。”

“这就是你所谓的负责任?”克里斯汀递过来了几张照片。

“这个小镇叫格米拉,听说过吗?”

格米拉三个熟悉的字眼让托尼暂时恢复了激动的理智,接过照片看了起来。

照片上是一些大胡子战士搬运着斯塔

克工业制造的武器,背后就是残檐断壁,武器上还有着斯塔克工业制造的特写。

“这是什么时候拍的?”

“昨天。”

托尼皱起眉头,“我没批准发货。”

“呵,但你的公司批了。”

“我的公司同意不等于我同意。”托尼的眼中冒起了怒火。

气冲冲的走到了门口。 。找到了依旧还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奥巴代。

奥巴代发现托尼情绪不对,将凑上来拍照的记者给推开。

“你看过这些照片吗?哈,格米拉那边什么情况?”

“托尼,托尼”奥巴代将托尼给拉到了台阶上。

“你可不能这么再天真了”

“这么说吧,我之前是天真?”托尼不敢置信的盯着奥巴代。

“他们跟我说‘做生意的底线不可逾越’,这是我们的生意之道,可是我们做了幕后交易?有吗?”

托尼多么希望眼前的奥巴代会说出‘不知道’这三个字。

但是奥巴代已经不想忍受这样的托尼了,两人面对着记者的相机,奥巴代凑到了托尼的耳边。

“托尼,你以为是谁想踢你出局。正义大角牛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是我签字发的强制令,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护你了。”

冷眼看了托尼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大步的走了出去。

看着本以为是自己最后一个亲人的奥巴代说出这样的话,双眼愣愣的看着奥巴代的背影,一动也不动。

身边的记者也都跟随着奥巴代离去,所有人在这一瞬间都离开了托尼的身边。

托尼·斯塔克依旧是站在原地,就好像周围的温度一下子降了十几度,冷的托尼瑟瑟发抖,心寒了。

站在台阶上的利欧看着站在那发呆的托尼,也感觉到了一丝心疼,自从托尼的父母死亡,奥巴代足足陪伴了他十五年,一直是他最亲爱的叔叔,可是,现在却也离他而去。

利欧走上前去,“斯塔克先生,我…”

“让我静静。”

托尼低头快速走了开来。

利欧看着无比失落的托尼开车离开了,挠了挠头。

“佩珀还在阳台上等着那杯沃特加马提尼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