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中卫轩白正在猛攻火赤炼,两人交手也有一刻钟的时间了。可哪怕是卫轩白手段齐出压得对方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可场面上一度拖到僵持状态。

本来这次三人追踪而来就事先说好了,届时收拾掉火赤炼后,那套五行剑阵就算是此行的酬劳,另外项家兄弟还额外支付一笔灵石。

可计划不如变化快,当三人赶到时卫轩白就心里有点摸不着底,明明说好的一个人现在变成了两个。好在项飞英认识对方,三人通过气直接用拖延战术,只要解决了火赤炼,剩下的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留下项飞英稳住对方,两人速战速决。可易天突然暴起出手,项飞英中招后项扬不得不腾出手来去帮忙。本以为两个炼器师攻击力应该不会很强,可没想到半刻钟后当卫轩白用眼角的余光再次扫过去一看,心中顿时慌了。

空中不远处早已没了项飞英和项扬的身影,倒是易天的手上拿着两人的储物手镯,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两人。

其实易天也看不透火赤炼,虽然他自报家门是离火宗分支‘乾坤御火派’的弟子,可现在易天也不想过分表露自己的身份。中州的离火宗分崩离析,说不定现在的几个宗门之间还有些间隙也未可知否。

扫了眼手上的储物手镯,既然干掉了项家兄弟,那剩下来的人也不好让他跑了。自己和刑渊是朋友,但是和这个卫轩白没什么交集。

灵光闪过后易天下定决心,手上也不停歇,直接是朝着卫轩白使出‘藤木缠’,两根拇指粗细的刺藤‘嗖’一声飞出朝着对方身上卷了过去。

火赤炼眼见易天出手相助,急忙拿出五行飞剑,然后口吐五朵火莲将其点燃,手一指朝着卫轩白激射出去。

攻防瞬间转换后,卫轩白也是打碎了牙齿往肚里吞,眼见两人联手自己也不能坐以待毙。迅速的掐动法诀,然后手一指将斩铁剑迎向火赤炼。又左手一拍取出两支小剑而后口中念念有词,两支小剑也是迎风一震,两股剑气附着上去,变成两道金光朝着易天袭来,随即卫轩白竟然转过身去就要逃跑。

易天见此情况只是笑了笑,右手操控藤脉有意绕过来袭的飞剑,而后左手里一把楠木子注入灵气,口中一声‘起’在身前五丈距离竖起十几根密集的盾木桩做第一道防御,又拿出火焰纹章盾派竖在身前。

空中突然闪过三道亮光,而后传来了阵阵闷响声。卫轩白顾不得身后的情况夺路而逃,可还没飞出多远就觉得脚下一紧,往下一看是被一条藤脉缠住了,脚挣脱不得之下,只好拿出灵剑来朝上面猛砍。十息后卫轩白斩断了藤脉,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觉得自己头上一阵晕眩,然后一个倒栽掉了下去。

清水出芙蓉小清新美女唯美写真集

筑基修士在这样的高度掉下去也算是够呛,要是练过点体术那还好,可卫轩白显然就不属于此种类型的人。和地面一接触就摔得满身是血的,火赤炼急忙赶上来手里飞剑齐出,将人钉在地上,眼看是死透了。

对此易天只是撇撇嘴,看来刚才卫轩白可是把他逼急了,不过事已解决了接下来两人间的关系也缓和了不少。

收取完战利品后火赤炼笑道:“易道友现在我们是坐在一条船上了,在下还要回宗门,只要你愿意和我一同回去也行。”

“不必了,我自有去处,倒是我对你这个‘乾坤御火派’的弟子有点兴趣,他日有空必上门拜访,”易天回道。

两人相谈正欢时突然从天边闪过一道白光,看样子是直奔两人位置的方向而来。易天的神识本就远超同阶修士,哪怕是和金丹初期修士也不遑多让,将神识散开探查了下后,顿时眉头皱了起来。

随即转身对火赤炼道:“来人是金丹修士,我们分头走,快。”话完易天也不理火赤炼,直接就是施展风遁术朝着西荒平原深处疾驰而去。

火赤炼闻言也是慌不择路,身红光一闪,火遁术开路朝着天魔门的方向逃去。

等那金丹修士分到此处后两人早已逃得无影无踪了,可那人也不慌张,直接从指尖逼出一滴血来,而后口中念念有词血珠变成一阵薄雾将方圆五里罩住。

而后将项飞英和项扬两人陨落的地点找了出来,随即那金丹修士站在空中稍停留了片刻就朝着易天逃跑的方向追去,口中忿忿的嘟囔道:“要是这都给你跑了,我项兴如何同家主交代,不把你抽魂炼髓难解我心头只恨。”

三天后在西荒平原深处一道青色的遁光闪过,正是易天慌不择路的在奔逃。回想起当天的情况易天还算是记忆犹新,本该自己的速度也算得上是够快了,可没想到一个时辰后自己散开神识后发现居然被人盯上了。

原本还是准备绕路去福俊山的福地洞府,可照现在这个样子,明显对方是有追踪秘法才能够找到自己。去福俊山绝对是羊入虎口,这事不好办了,没想到出门赴约竟然把自己结丹的事都给耽搁了。

多想无益易天拿出灵酒和丹药,胡乱喝了几口后就朝着平原深处飞去,看来只有甩掉后面的追兵才有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