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初晓太高兴了。

“谢谢你啊”她再次道谢。

“我也是捡到的。”唐斯寒简单把那天手链从冷欣口袋里掉出的场景,描述了一遍。

若是没有冷欣,唐斯寒不会知道,祁墨夜他们更不会知道,因为在此之前白初晓的遭遇,他们没在现场。

等白初晓醒来,现场混乱,恐怕钻石找不到了,无法再复原。

听到冷欣的名字,白初晓眼神暗淡一下,“是吗。”

“那枚戒指,很遗憾。”唐斯寒低声道。

那天,在团成员的口中得知经过,唐斯寒让他们去现场搜寻。

不仅找到手链掉落的钻石,还有碎得不成样的水晶戒指。

手链修复了,戒指无法回天。

“没事,手链能回来,已经很好了。”白初晓扬起笑容。

白修留给他们的东西,没有丢。

格子衫清纯美女香港旅拍图片

至于戒指,刚开始她是挺伤心的,但祁墨夜说了,她想要多少,他就送多少。

“总之,真的非常感”白初晓道。

唐斯寒:“举手之劳,不用谢。”

白初晓把首饰盒关上,打算一会儿给云淮,女孩眼眸漆黑明亮,“对了,唐总今年在这边过年吗”

唐斯寒:“回阳城。”

白初晓点点头,也是,唐斯寒的家人都在阳城。

她从玻璃盘里,拿了块糕点,一边吃一边说,“如今唐总是团老大,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只要你一句话,北部必帮,或者我们可以合作,你觉得呢”

“这事,你找到二代谈。”唐斯寒轻描淡写,“我已经不是团老大了。”

“啥”白初晓吃糕点的动作一顿。

尼玛,怎么又来个二代

给她都整出心里阴影了

“阮萱。”唐斯寒道,“现在,她是团二代,你有合作,可以找她。”

因为祁如嫣不堪入目,有损团名声,大家一致当她没存在过,因此,阮萱是二代,而不是三代。

白初晓挺奇怪,“你不是才回归,又让位了”

不愧是唐斯寒,做事任性。

唐斯寒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弧度,“比起这种打打杀杀,我更喜欢战队和竞技,提供各种战队,打造这代年轻人,有朝一日能跨越国界,去世界赛上,为国争光。”

白初晓好像第一次看见唐斯寒笑。

她非常赞同他的话。

这也是她那时候选择当教练的原因

虽然唐斯寒拉人才的时候,真的很像搞传销的。

“好啊。”白初晓笑起来,“不知道唐总的教练团,还要不要我。”

唐斯寒看她,“你会回去”

白初晓:“当然。”

阳城,是她梦开始的地方。

“好。”唐斯寒薄唇微动,“回星的教练,以及,欠我一顿饭。”

白初晓眉梢一挑。

“别忘了。”唐斯寒不紧不慢的语调,“下次,阳城见。”

白初晓送唐斯寒出北部。

在门口,看见几个团前来护送的人,为首的是阮萱,如今团二代。

隔着小段距离,白初晓对阮萱笑了下。

别说,除了唐斯寒,阮萱真的适合当团二代。

阮萱接收到白初晓的目光,她微微点头,算回应。

曾经初次见面,就打得不可开交并且结仇的两人,如今也和睦相处了。

一个人为唐斯寒打开车门。

白初晓站在原地,外面挺冷的,今天是平安夜,大街道应该在很热闹。

她双手放在口袋里,对着唐斯寒和阮萱他们说,“没什么好说的了,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唐斯寒上车,车队慢慢启动。

记得第一次见白初晓,她和伍泰一起。

那时,他们在江城,唐斯寒还是团一代。

怎么也没想到,能在阳城再次见到,成为第一个看穿白初晓身份的人。

三年前,唐斯寒放弃团老大的身份,开始搞自己的喜爱,去创建战队。

无论阮萱他们如何努力想让唐斯寒回归,最终不敌一人。

是什么时候下定决心回归

大概是,那日被东部的人追杀,她挡在他面前,护着他的那一刻。

如今,该处理的都处理了,他的使命完成。

没有再留在团的意义,要回到以前的生活了。

白初晓抬头看着天空。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

为什么初雪还没有下,今年看不到雪了吗

白初晓重新进去,拿出手机,正想给祁墨夜打个电话。

电话还没拨出去,便看见叶穆从那边出来。

男人身上有不少血迹,脸色极为苍白。

白初晓连忙过去,“穆哥,你怎么了”

伤不是好了吗

叶穆看了她一眼,本想去前面医疗室的,实在乏力,有些站不稳。

白初晓赶紧扶住他。

后面,田旭出来了。

他们把叶穆送去医疗室,白初晓从田旭口中得知,叶穆跟冷欣的了断方式。

田旭给冷欣把话带到,“她说,对不起。”

里面叶穆在包扎伤口,白初晓来到这层楼的露天大阳台上。

从这里,可以看见北部的大门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冷欣的身影出现在白初晓视线里。

冷欣收拾好东西,在离开。

冷欣的背影看上去孤寂,和以前大为不同。

直到冷欣走出北部的大门,白初晓都没有收回视线。

白初落来到白初晓旁边。

她们是亲姐妹,白初落知道白初晓一直没去见冷欣的原因。

不见,是白初晓和冷欣之间最好的处理方式。

白初落往那边看了看,轻笑,“已经原谅她了吧。”

白初晓这才收回目光,她靠着栏杆,深深吸了口气,淡淡的回应,“嗯,她的道歉我接受了,所以,原谅她了。”

冷欣被除名。

北部副堂主的位置,空缺下来。

而北部人才济济,高手一大把,有好几个适合的人选。

田旭依然低调,甘愿当严夫人的一个护卫,拒绝了副堂主的位置。

由顶级王牌古诀,成为新任副堂主。

一切,都有了新的开始。

隔天,圣诞节。

白初晓起得很早。

韩夫人约定的是下午一点,她早上就起床,莫名紧张。

她拿着手机给祁墨夜发消息。

祁墨夜没回她。

中午吃过午饭,祁墨夜依然没回消息,白初晓收拾一番,去往韩夫人约定的地址。